更要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

2020-06-09 14:28

【导读】经济减速导致企业利润下滑,上半年最低工资标准增幅降低。7月9日16点,经济之声评论:提高居民收入,更要继续推进结构性减税。

数据显示,今年1到5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2.4%;5月当月下降5.3%。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下半年经济形势没有明显好转的话,工资增长幅度将面临压力。

同时考虑到去年、前年全国30个省市去年是25个省市较大幅度的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达到22%、21%,个别省市能达到30%几,所以这种20%几以上的增幅不可能是可持续的,那么今年的适当降低是有它的现实需要的。再加上今年的物价水平较之于去年有所回落,这么三个方面的因素有所回落这应该是处于一个正常的范围之内。

7月6号到8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江苏调研的时候,提出要特别注重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在当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之下,如果要保证老百姓的钱袋子不缩水,把结构性的减税政策落到实处是不是关键的一招?

那么这个最低工资标准和经济增长速度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您刚才提到了一个同步的上涨,那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经济增速如果涨得快,那么最低工资标准也会有一个快速的上涨,但是如果涨得慢相应也会放缓呢?

苏海南:应该说是关键的一招之一。结构性减税已经推行了几年了,但是现在总的看效果好像不是太理想。结构性减税可以说跟老百姓的直接生活的影响并不是很明显,它主要是对企业特别是对中小企业的结构性减税,让中小型企业能够生存发展,并且有能力给职工增加工资,是这么一个作用。

苏海南:工资的增长肯定要跟经济增长保持一个恰当的关系,按照“十二五”规划的说法就是两同步,同步增长,如果经济增长的速度10%,特别是劳动生产率10%,我们工资增长10%这是可持续的,也是应该的,也是可能做到的。但是如果经济增长劳动生产率降到8%,那我们的工资增长当然也应该有所回落,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职工的工资可持续的长期的增长。

如果结构性减税真正使中小企业的税负减轻了,在这样的基础上能够承受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而且我们继续的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要求推行工资集体协商,让劳动密集型特别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企业的劳动者的工资能够相应的得到增长,这个劳动者就能够感受到结构性减税带来的好处。

不过,今年上半年,无论是从公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上,还是从月最低工资标准的平均增幅上,都不如去年同期。此外,从上半年各地公布的工资指导线来看,同样是公布数量和平均增幅差于去年同期。与此相对应的,则是我国企业利润的下降。

苏海南,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国家协调劳动关系三方会议企业工资分配专业研究委员会第一副主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研究员,任职近十二年的原所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首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新华经参仕邦人力资源指数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首都经贸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企业联合会培训中心等单位客座教授,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外聘教师,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土蓄产进出口公司等多家大型企业集团薪酬顾问。

苏海南:这种理解应该说是基本正确的,但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最关键的因素应该是居民消费品价格指数,也就是怎么确保劳改者及其赡养人口的最基本的生活,不能让他们受到损失。

具体说到最低工资跟经济的增速,最低工资的增速一般而言在我国当前是要快于gdp的增速的,要等于或者稍高于劳改生产率的增速,大概是这样一个状况,而我们平均工资的增速跟劳动生产率增速保持一致,这样就能够在一定时间之内让最低工资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比率由现在的20%几逐步达到40%。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有16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最低月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不足17%,明显低于去年25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地区平均22%的增幅。《最低工资规定》明确各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

至于说到今年的工资会不会停滞增长,我想这不会,因为今年的gdp的增速应该保8%还是充满希望的,劳动生产率大概10%、11%、12%还是能够实现的,因此平均算帐工资增长个10%多一点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当然平均到每一个地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劳动者那不是这个情况,我只是宏观的说。

苏海南:当然是主要原因,因为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要考虑六方面的因素,包括最低生活费用、消费价格指数、个人缴纳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住房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状况,经济发展水平是一个基础性的因素。

《央广财经评论》,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就此带来评论。

今年上半年,无论是从公布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数量上,还是从月最低工资标准的平均增幅上,都不如去年同期。也就是说,老百姓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在减速。经济增速放缓是主要原因吗?

今年我们国家经济增长速度的变化还是吸引了大家的高度的关注,如果说我们经济增长的速度在下半年依旧面临压力,那么我们工资增长的幅度会不会继续的放缓甚至会停止增长呢?

今年上半年,共有北京、深圳、山东、上海等16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16个地区中,调整后月最低工资标准在千元以上的达到14个,比去年增加8个。